“政府激励咱努力,脱贫没问题!”(决战脱贫攻坚·一线故事)

文章正文
2020-07-14 09:52

  核心阅读

  如何激发贫困户的致富动力,实现长效脱贫?福建龙岩建立激励性扶贫机制:扶贫项目实行竞争上岗,通过“田野考核”全过程监管,调动贫困户的主动性;激励已脱贫户帮扶未脱贫户,传授技术经验;没能竞争上项目的贫困户,用其他方式帮扶;实在无法自主脱贫的,政府兜底,最终实现“一个也不能少”的目标。

  

  “政府激励咱努力,脱贫没问题!”随着大棚里的蔬菜销售一空,罗玉灿也把到手的货款,按照采收量分发给了在自家农场里“中标经营”的贫困户。十几万元的年收入、帮扶二十几户的贫困户,曾经的贫困户罗玉灿,眼下已经是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雁石镇的种粮大户。

  转变要从4年前说起。2016年11月,经过村民代表打分,比技术、比信心、比勤劳、比口碑之后,罗玉灿获得了4亩集体土地经营权,成为“激励性扶贫”项目的受益人。

  在随后的一个月里,镇政府给种子、给技术,罗玉灿利用“竞争”来的4亩耕地,种植芥菜、包菜、花椰菜等冬种蔬菜,实现增收,并在当年底顺利实现脱贫。2017年,罗玉灿扩大规模,种植薏米20亩,增收1.58万元。

  扶贫先扶志

  政府搭台贫困户唱戏

  地处闽西,龙岩多山,贫困人口多、贫困程度深,“山里刨食难、外出务工难、项目引进难”。2016年,全市建档立卡贫困人口39212户、11.07万人,有3个省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贫困人口比重全省最高。

  然而,扶贫项目实效性不足,扶贫资金利用率不高,贫困户脱贫动力缺乏……曾经的罗玉灿,一年换数个扶贫项目,扶贫资金砸了不少进去,效果却不明显,让镇里的扶贫干部伤透了脑筋。“单纯送钱送物助长了一些贫困户‘等靠要’思想。”新罗区委副书记郑金国说。

  怎么办?2016年,龙岩市开展了激励性扶贫新机制试点,扶贫项目竞争上岗,改大水漫灌为精准滴灌,从授人以鱼向授人以渔转变,激发贫困户自我造血能力,努力实践出一条扶贫先扶志的新路子。

  在这一轮的新机制扶贫中,新罗区成为试点,罗玉灿因此获益。从竞争上岗开始,罗玉灿凭借长期种植蔬菜的优势获得村民信任,在与其他3名对手的竞争中胜出,顺利拿到土地经营权;镇政府、村委会定期上门检查作物长势,常态化监督让他不敢怠慢;年底收成不错,镇政府额外的现金奖励让他倍感自豪……经过这一套“竞争—监督—奖励”的机制,罗玉灿彻底告别了贫困户身份,并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成为激励性扶贫项目中经营主体的典范。

  “政府搭台、经营主体补台、贫困户唱戏”,这是龙岩市激励性扶贫项目的运作方式。政府根据当地优势资源或特色产业,统筹中央、省、市、县专项扶贫资金,采取政府购买成果和服务的方式,租赁经营主体的生产设施或购买种苗种畜,分配给竞争上岗的贫困户,经营主体对竞争上岗的贫困户在生产资料供应、生产技术指导、产品销售等方面提供全程服务并监督。“好不容易竞争到的项目,当然要倍加珍惜。”罗玉灿说。

  “没有竞争就缺乏动力,以前想的是‘要我脱贫’,现在是‘我要脱贫’。相比于致富,扶志是破题关键。”龙岩市脱贫办有关负责人说。

  慰问金变奖励金

  荣誉激发内生动力

  从世平农场互助合作社负责人李世平手中接过1000元的奖励金,昔日的贫困户陈永兴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去年黄金百香果收成不错,咱排在第一名,这是镇政府奖励咱的!”

  陈永兴家住龙岩市武平县城厢镇东岗村,从小残疾,干不了重活儿。城厢镇副镇长饶燕英连续多年上门给他送扶贫慰问金,对陈永兴的情况非常了解。2018年,龙岩市将激励性扶贫机制推广到全市7个县市区,重点突出“田野考核”机制,联同经营主体,对竞争上岗的贫困户的扶贫项目进行全过程的监管,定期跟踪扶贫对象,提供帮扶,也提出要求。

  在这一轮的推广中,武平县城厢镇政府从世平农场流转了50亩耕地,建立“共享基地”,试种市场紧俏的黄金百香果,公开向全镇贫困户“招标”。作为镇里的重点帮扶贫困户,陈永兴顺利拿到3亩地的经营权,“种苗、肥料、支架,都是镇里给的,李世平大哥提供技术,咱出力就成!”

  “苗木费5000元,土地流转租金700元,其他成本2000元,平均一户帮扶资金8000元左右。”一笔账算下来,饶燕英心里有了底:“成本要比动辄上万的整年度慰问金还省不少。”一年下来,陈永兴的百香果收成不错,亩产将近1000斤,增收3万多元,在竞争上岗的28户贫困户中位列第一名,领到了镇政府奖励的1000元现金。

  慰问金变为奖励金,小变化,大成效。如今的陈永兴,除了在“共享基地”中的3亩黄金百香果以外,还在自家4亩田里种满了紫皮百香果,还有3个未“中标”的贫困村民来协助打理,年工资5000元以上,“大伙儿一起干,共同来脱贫!”陈永兴说。

  “以典型引路,以荣誉感激发贫困户内生动力,也是激励性扶贫项目的特色所在。”武平县委书记廖卓文表示。

  一家富不算富

  脱贫之后反哺乡亲

  “你这个料盒里的料都已经发霉了,要及时清理。饲料要干净,不然兔子容易生病。”近日,长汀县涂坊镇乐田山家庭农场负责人刘斌又一次来到贫困户赖枫邦的养兔棚中,交流、分享养兔经验。

  去年春,作为长汀县激励性扶贫项目经营主体的入选人,刘斌将镇政府出资购买的10只种兔送到了赖枫邦家里:“有啥问题找我,我当年也是从零起步,没啥困难,放心!”这一年来,刘斌隔三差五就往赖枫邦家里跑,检查兔笼、预防病害。看着兔子从10只逐渐繁衍到上百只,预计利润能达到8000多元。刘斌倍感欣慰:“镇里交给咱对口支援的光荣任务,要圆满完成,可不能掉链子!”

  像赖枫邦一样,由刘斌进行帮扶的贫困户,还有40余户。这两年来,刘斌多次举办培训班、免费传授技术、低价供应种兔,“一家富不算富,大家富才算富”。

  无独有偶,在武平县十方镇黎畲村,昔日贫困户、养兔大户肖俊钦也常常为邻村贫困户林美尚操心。镇政府出资购买的梁野白兔10只种兔,一年前连同兔笼一起,从肖俊钦的农场送到林美尚家。像林美尚一样,靠肖俊钦家庭农场帮扶的贫困户,在十方镇还有68户,“有人带着,咱就放心,脱贫不愁!”林美尚说。

  在已经推行的激励性扶贫项目中,“政府+农场+贫困户”成为常见模式。“政府出资,农场出技术,贫困户出力,让已经致富的脱贫户反哺贫困户,实现激励性扶贫效果的最大化。”长汀县委书记廖深洪说。

  “贫困户的精气神不一样了!”这是龙岩市各级扶贫干部的普遍感受。2017年以来,有7万多人的贫困户参与到激励性扶贫项目中。据龙岩市脱贫办介绍,没有参与激励性扶贫项目的贫困户也都已通过各种方式脱贫,实在无法自主脱贫的,政府也都已经兜底保障。“如今,龙岩所有县市区都已‘摘帽’,脱贫路上,一个都不能少!”龙岩市委有关负责人说。


  《 人民日报 》( 2020年07月10日 16 版)

(责编:岳弘彬)

文章评论